Happy Niu Year

过去的一年,我经历了什么

网课

因为 COVID-19 的缘故,原本大年三十,我们还在学校打球上自习,突然就被保安大爷撵走了。

按往年高三的惯例,大年初二就要到校上课,但是 2020 年的大年初二,被按上了暂停键,白天的街上静静的,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和车,户户大门紧闭,村前用土堆拦断了路,生怕外人进村。大家都在居家隔离,人人出门都戴着口罩,回家还要用酒精在手上来回消毒三四遍。

口罩短缺,KN95/N95口罩的价格被炒到正常价格的好几倍。人们的精神紧绷着,只要一阵微风都能划出声音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开始了网上授课。

网络,昔日虚拟的代名词,成了我们,或者说,大多数人们与现实的猫眼。开始一段时间,网课颇为新奇,试图集中精力,把自己埋到成堆的试卷,紧随着节奏演奏好每一片音符。后来,弦松了,开始了“多线程”学习,把能监视桌面的网课软件扔到虚拟机里,用着六代低压CPU的笔记本和同学联机玩着 Minecraft ,或者是用难得的手机玩着王者荣耀,颓废的不亦乐乎,划水强度极高。作业也没正儿八经写过,不想写的考试试卷就从网络上找答案,再或者是睡觉睡过头,翘掉一整节课。

那段时间,快乐吗?那是真的快乐。后悔吗?没这么想过。

回校封闭

2020年4月18日 是山东省教育厅宣布高三开学的第一天,拖着两个行李箱,回到高中继续封闭。

这是我学生生涯第一次在学校住宿,并且持续时间有一个月之久。那一个月的生活,可以说得上是,纯粹。每天都沉浸在学习中,把其余的要求都降到了最低,吃饭吃食堂,睡觉睡宿舍,每天的活动半径不超过500米